赵宴可不知道她这想法,若是知道指不定多高兴,让她饿死算了,省得再来污了他的眼睛。

  在咸阳宫一觉起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,小白也是在床上打了个滚,朝赵宴喵了一声后,它就下床出门了。

  沈胭早已经醒了,并且也洗漱完毕,就是早膳还没用,正在等赵宴起床。

  看到它这会才回来就哼道:“哟,小白大人这是回来了啊。”

  “喵~”小白跑过来跟她撒娇。

  沈胭发现小白虽然失了两分灵性,不过到底差别不大,而且身上似乎也没有其他不舒服的,如今倒也是没多想了。

  “昨晚上听说你跑到皇上那边睡觉了?是本宫的床不够大还是怎么着,让你直接就跑去旁处休息?”沈胭教训道。

  “喵~”小白摸了摸自己肚子,表示自己饿了。

  这一招是以前被那人占了身子的时候他用的,如今它也学会用了。

  沈胭也就道:“给它准备一条金鳞鱼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雪香笑了笑,就交代春苗她们了。

  看着跟春苗她们下去的小白,雪香忍不住高兴道:“娘娘,奴婢真没想到皇上那么不喜欢猫狗的人,竟然会接纳小白,昨晚上您是不知道,奴婢可是吓了一跳!”

  “小白好端端的,怎么会跑他那边去。”沈胭也纳闷道。

  “奴婢也想不明白,但皇上一点都不讨厌小白,而且奴婢看着小白跟皇上好像很熟悉,看到皇上就直接跳皇上怀里去了,皇上也是一下就接着它,熟稔得很。”雪香道。

  沈胭就想起之前赵宴刚一睡不醒的时候了,那时候抱了小白进去,小白不也是一下跳到他身上去了么?

  莫不是还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?

  要不然怎么解释啊,赵宴不喜欢猫狗她是清楚的,虽然可以容忍明贵妃那边的阿福,但也只是容忍,她有一次见到赵宴那眉头可都是皱着的。

  但明贵妃那边的阿福会容忍,可他这边的小白他若是不喜欢可不用忍啊。

  而且赵宴已经听了太上皇的话过来了,哪里还用委屈自己再容忍她的猫?而听雪香说的,他似乎也没容忍,听到小白声音就开门让小白进去了。

  想来想去的,沈胭也是想不明白这个中缘由了。

  想叫人去看看皇上醒了没有,毕竟眼下时辰可不早了,也得起床了吧。

  “阿胭!”但是才这么想,就听到赵宴那熟悉的声音了。

  沈胭看过去就看到这厮了,他很快就到了她跟前,沈胭也是慢悠悠站起来见了个礼:“臣妾见过皇上,昨晚上臣妾睡下了,也没能恭迎皇上回宫,实是臣妾的不是。”

  心里基本上就不做他想了,因为这厮是赵宴没错,绝对不是替身,若是替身的话,她一眼就分辨得出来。

  赵宴就听到他阿胭心里话了:“是真的皇上,不是替身。”

  赵宴美滋滋的,他的阿胭跟他就是心有灵犀,因为是不是替身阿胭一眼就分辨得出,可是明金娇那个毒妇就分辩出去,他可还记得当时他要被送出宫,明金娇对着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皇后天天想守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窃玉生香邵飞只为原作者巴西松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巴西松子并收藏皇后天天想守寡最新章节